相关文章

东莞豪门兄妹反目 百余黑衣人持械抢占工厂(图)

来源网址:http://www.szmygc.com/

  朱某,行政主管,头上缝了10针,两胳膊骨折,医生要求留院观察。

  2日凌晨,东莞市中堂镇新华柏纸品(东莞)有限公司遭人袭击,工厂铁门被砸倒,17名员工伤势较重,截至发稿仍在留院观察。

  工人们称,当时十几辆面包车停满了工厂前的道路,车上下来100多人,黑衣黑裤,一只手戴着白色手套,拿着铁棍冲进工厂。

  事件  百余黑衣男子冲进厂,打垮保安控制住员工,然后用扬声器喊话:

  “现在这个厂已经归我了”

  百余黑衣人持械抢占纸厂  最先发现袭击者的是新华柏公司的饭堂老板。据其介绍,凌晨3时50分左右,他和他女婿去买菜,路过距厂200米左右的加油站时发现12辆面包车停在那里,他立即打电话给行政部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同事。

  工人说,事发前就已听到风声,所以大家一直有戒备。

  “大概4点30分,他们开始冲进工厂。”据员工描述,停在门外的有十几辆面包车,此外还有五六辆小汽车。

  现场员工称,车上下来的人都是黑衣黑裤,右手戴白色手套,持铁棍,还有不少人带了枪。“他们都是一米七八的高个子,清一色的平头。”

  员工们告诉记者,黑衣人砸倒铁门进厂后先打了保安。“十几个保安有些被打了,有些跑了。有一个保安最可怜,黑衣人对其背部一铁棍下去,小保安当即就趴倒在地。”

  保安鸣响警笛后,不少员工都从宿舍走出来。治安队员也很快赶到现场。“有两三个治安队员冲上来,一下子就被铁棍打倒了。我刚冲出宿舍,马上被人用枪顶住。我赶紧说我不是领导,我只是个打工的。”一位员工回忆。“他们七八十人控制住员工,有二三十个人上了办公楼。有人用扬声器喊话,意思是说,我们带了钱过来,现在这个厂已经归我了,想走的可以马上拿工资走人,不想走的就留在这个厂继续工作。”员工说。

  部分黑衣人撤走,员工持棍围住剩下的人,不料对方去而复返

  黑衣人二度进厂见人就打  控制住工人之后,黑衣人走了。不少员工也以为事情就此结束,没想到第二波冲击更为剧烈。

  “我本来以为他们都走了,后来发现在办公楼还有一些人没有走。我们几十个工人都拿着家伙围了上去,他们用枪对着我们。我们也不敢靠近。接着他们打了电话,6点30分左右,那些黑衣人又回来了。”工人称。

  工人们说,这次黑衣人见人就打。

  “带头的男子指手画脚,大叫:‘干!谁不服给我干谁!出了事我负责!谁出头就用枪打死谁!’我当时没走脱,一个人用枪顶着我,一群人围上来拳打脚踢。我只能抱着头,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了。”讲述这一幕的员工衣服破裂,背上有几道明显的伤痕,他说被黑衣人踢了下身要害。

  据工人们介绍,黑衣人不分男女,见人就打。有一个员工走投无路,躲在工厂的围栏下面,被黑衣人揪出来,摁在围栏上打。记者在围栏上看见大片血迹。

  事发后,中堂镇潢涌村主任和治保会主任迅速赶到了现场。但村主任告诉记者,他到场后也遭到黑衣人殴打。

  厂门被砸倒,门外停着多辆警车,驻守厂内的治安队员疲惫入睡

  17名员工住院多数人骨折  据称,早晨7时许,黑衣人全部撤走。整个过程延续了3个多小时,黑衣人没有开枪,只用铁棍打人。

  据该公司生产主管胡先生称,总计有几十名工人被打伤,伤势较重者基本是他经手送往医院的,总数在17人左右。据了解,其中大部分人被铁棍打得骨折。

  另据工人称,一带头男子已被公安机关抓获。

  该纸品厂共有两个铁门,其中一个铁门歪斜着倒向厂内,铁门旁的告示牌也被砸碎。记者赶到现场时,铁门外停着数辆警车,10余名警察和治安队员巡守在门外。有些治安队员显得非常疲惫,正倒在车上睡觉。

  该公司员工告诉记者,袭击者不仅砸了很多东西,还搬走了办公室几台存有重要资料的电脑主机。

  工人们称,此前公司的女老板林玉玲与其哥哥林国雄有过几次冲突,后来不少工人接到过恐吓电话。

  “那些人都是深圳过来的。深圳那边厂里的人打电话告诉我们,说林国雄10月1号要过来破坏,所以我们都很戒备。”工人称。

  原因  一家公司有新旧两份执照分属兄妹两人,产业归属说法不一。

  豪门兄妹反目争厂  据称,10月2日凌晨发生在新华柏(东莞)有限公司(简称新华柏公司)的冲突,缘于投资方家族成员之间的资产纠纷。

  据称,10月2日凌晨发生在新华柏(东莞)有限公司(简称新华柏公司)的冲突,缘于投资方家族成员之间的资产纠纷。

  根据今年6月东莞市工商局核发的新华柏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显示:新华柏法定代表人为林玉玲,公司注册资本为765万美元(实收资本650万美元)。但有关材料显示,目前新华柏公司的企业法人已经发生了变更,已变为投资方家族另一成员、林玉玲的哥哥林国雄。也就是说,注册资本765万美元(实收资本650万美元),年营业额达到2000多万元人民币的新华柏公司目前共有两套营业执照。

  被袭的新华柏公司不少员工和林玉玲都认为,此次暴力事件是由林国雄授意。对此,林国雄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华柏已被他买到旗下,暴力事件并非他授意的。

  兄妹打理家族产业  据了解,新华柏纸品(东莞)有限公司系独资经营企业,主要投资人是今年75岁左右的香港人林伯长。目前,林伯长因年迈不多管理公司业务,在内地的投资主要由女儿林玉玲和儿子林国雄打理。

  据新华柏公司资深员工介绍:林国雄原先在国外做律师,林玉玲是他的妹妹。涉及此事的林万隆,与投资方无亲属关系。“林万隆本来做深圳华生(林家投资开办的另一企业)的总经理。2005年,林玉玲聘请他来兼管新华柏公司,家族内部纠纷显露之后,今年五六月份,林玉玲辞退了林万隆。”据员工介绍,林万隆目前仍是深圳华生的总经理。目前深圳华生已归林国雄所有。

  9月7日,新华柏获悉林国雄和林万隆等人以出资人身份向东莞市工商局申请变更新华柏公司董事会成员以及法定代表人一事,曾向东莞市工商局提交了紧急书面反映。

  双方曾在工商局起冲突  据称,9月底,林玉玲和林万隆为注册登记一事在工商局不期而遇,双方带领的工作人员发生肢体碰撞行为,林万隆的眼镜都掉了。这一系列事件,新华柏公司员工几乎尽人皆知。

  得悉林万隆等将在10月1日左右带人来抢夺工厂管理权后,林玉玲在9月26日召开新华柏全体大会的时候,讲述了林国雄和林万隆的所作作为,并呼吁全体员工提高警惕,保卫工厂。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2日之前,新华柏员工做了防范:堵住工厂一个铁门,加装报警器等。但就是在新华柏员工已有戒备措施的情况下,凌晨4时许突然发生的袭击仍让他们措手不及,多人受伤,伤势较重者17人入院。

  伤者

  浑身是血摩的不敢载

  伤者:曾某,工厂安全主任。

  伤情自述:背上挨的棍子比较多,胳膊和脚也被打伤了,左胳膊缝了一针,肩膀都抬不起来。发烧,有呕吐的现象,医生说头部有点骨折,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怎么得知工厂门口发生冲突的?

  曾某:早上4点来钟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警报器的铃声,从宿舍冲出来,就看到许多人拿着铁棍正在打我们的工人。

  记:你怎么被打的?

  曾:我从宿舍出来,想劝解双方不要发生激烈的冲突,但是快到2号门的时候,就有几个人围了上来,我问了一句“你们想干什么”,他们什么都没说,挥起铁棍就打。

  围住我的有八九个人,打了我大概有15分钟,浑身上下挨了不下60棍,我的短裤和T恤都被血浸透了。

  记:后来谁送你到医院的?

  曾:派出所的民警。围墙外面是一个小早餐店,我在那里坐了有半个小时,打电话报警,叫120。想拦一辆摩的把我送到派出所报警,那些司机看我全身是血,没一个肯停的。后来还是老板娘看不下去了,叫老板用三轮车把我送到路口,架不住我恳求,他才把我送到派出所。派出所的民警随后把我送到潢涌医院,头上缝了7针,做了检查,医生觉得伤势比较严重,就把我转到中堂医院来了。

  一铁棍打在我太阳穴  伤者:文某,普通工人。

  伤情自述:太阳穴部位被打肿了,身上挨的棍子比较多,浑身疼痛,头有点晕,上午的小便便血。我的胳膊就是因为护着头,所以被打骨折了。

  记:你在厂里做什么工作?

  文:我是双面机电脑刀机手。我是重庆人,来东莞这个厂有三年了。

  记:怎么受伤的?

  文:我当时在5楼宿舍里,听到警报声就下楼了,走到厂里广场时,6个人一边3个把我堵住了。其中有个人手里拿着那种式样很古老的大哥大,这个人手里还握着一把枪。看上去像“六四式”,其他人手里拿着铁棍,一照面就一铁棍打在我太阳穴上。他们用铁棍往我身上打,还用脚踢我肚子和腿。我的胳膊就是因为护着头,所以被打骨折了。

  据《南方都市报》